首页 产品 平台 新闻 案例 知识库
控制服务 单点登录 AD域集成 RTX集成 总账集成 网银集成 短信网关 消息邮件 BPM集成
案例下载 最佳实践 标杆聚焦 案例点评
行业资讯 EP费用观 精品文摘 费控实践
行业资讯 EP费用观 精品文摘 费控实践
尹中卿:预算编制有很大细化,新预算法加强监督

 

今年1月,新预算法正式实施,对预算编制、审查都提出了新的、更加具体的要求。今年人代会的预算审查有什么变化?中央预算草案编制对新预算法的执行情况如何?昨日(9日),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接受新京报专访,回答了相关热点问题。

1、谈预算草案

人代会增半天审议预算草案

从一本预算到四本预算

新京报:今年是新预算法实施第一年,代表收到的关于预算的文件变成了厚厚的几大本书。在你看来,今年的预算草案有哪些变化?

尹中卿:国务院很重视按照新的预算法来做今年的预算编制,比较好地贯彻了新预算法的一些规定,主要是全口径预算,过去的一本预算现在变成了四本预算。一般公共预算编制更加具体,特别是把里面的支出,按照类、款、项、目的编制要求,都编制到了“目”这个层级,所以就变厚了。另外,部门预算编得也很细,从原来的两本变成了现在的五本。

过去中央的预算债务是明确列的,因为我们有赤字。但过去对各级地方政府的债务没有写进去,因为好多没有列入到预算,都是通过贷款来做的。今年在中央预算代地方编制的时候,把地方债务明确列出来了,所以今年的预算编制还是有很大细化的。

新京报:按照新预算法的要求,全国人大财经委要对预算法草案初步方案提前审查,今年是如何做的?

尹中卿:新预算法将审查中央预算的时间从30天提前到45天。今年最大的变化就是财政部比较准时地提前45天,将2015年的预算草案提交给人大进行初步审查。我们也就在开会45天前开始了工作,还首次从各省市邀请了十名人大代表参加审查。过去初审仅仅提出一个简报,这次要提出初审意见,我们提出修改意见给财政部,财政部再将意见反馈给人大。开会后,又把初审意见和反馈意见都印发给了代表。

新京报:今年的人代会增加了一天半时间,其中的半天就是为预算草案审议而增加的,为何要这么做?

尹中卿:今年是新预算法实施后的第一次人代会,会前很多人提出将预算报告恢复成口头报告。恢复口头报告关键是要增加审议的时间,所以今年第一次把预算的审查时间增加了半天。过去是一天时间,现在一天半时间。

仅60%部门提交了预算

新京报:你认为今年的预算编制工作有什么不足?

尹中卿:首先,另外三本编得还不细,就是政府性基金预算、国有资本金预算、社会保险基金预算,既没有收入从哪儿来,也没有列出支出到哪儿,这个严格说不叫预算,还有很大改进空间。

第二就是部门预算编制还没有向人大完全提交,只有98个部门提交了预算,中央所有户头加起来有160多个部门,现在提交给人大的只有60%。从总量上看,这60%的部门提交的预算,占财政支出只有30%左右,还有70%的开支没有真正提交成为部门预算。

新京报:未提交预算的部门如何处理?

尹中卿:我们现在都在督促。这次在预算审查结果报告中就会提出来,要进一步扩大中央预算、部门预算报送全国人大审查的范围,除了国家保密法规定的需要保密之外,其他的都要提交人大。

新京报:新预算法实施以来是如何开展监督的?

尹中卿:以往对决算的审计,往往都是审出几个部门的问题,年年审还年年犯。一些制度性问题没解决,一些具体的责任没有追究。我们将于今年6月听取2014年决算报告,也要听取对决算的审计工作报告。今年准备对审计中查出的问题的查处情况进行跟踪,然后在年底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。2015年的预算批准之后,8月还要听取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,要对2015年预算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。

新京报:对于查出问题的部门会如何处理呢?

尹中卿:新预算法对人大的监督做了很多规定,特别是关于法律责任这章,明确规定了有25种情形的,要对责任人进行处理,这就是把预算法从没有牙齿的老虎变成了有牙齿的老虎,就能解决长期以来有法不依,即使违反预算法、也几乎没有查处的现状。

这25种情形从一般的纠正一直到行政警告,甚至到撤职,触犯刑律的还要追究刑事责任。对这25种情形我们还要在实践中落实,只有这样,中国的预算制度、预决算的审查监督才能进入法制化。

2、谈三公经费

预算公开不仅是三公经费公开

新京报:社会上比较关心政府预算的三公经费如何做到公开?

尹中卿:预算法要求各级预算要做到全面规范、公开透明。公开透明的不仅仅是三公经费,而是整个预算所有的内容项目都要公开,三公经费在各级预算里仅占很小的一部分。

过去预算编制不细化,有些部门预算中的三公经费出现在“一般公共预算”里,有的出现在“政府基金预算”里,还有的出现在“国有资本金预算”里,所以仅就三公经费讲三公经费也说不清楚。

当然,因为三公经费老百姓比较关心,再一个涉及各级国家机关、特别是政府部门是不是廉洁的问题,所以一些地方首先去公开三公经费,我觉得这个路子也对,但不能仅仅把财政预算公开就盯在三公经费上。

3、谈突击花钱

到12月尚有1.8万亿没找到项目

新京报:一些部门年底突击花钱的现象现在得到改善了吗?

尹中卿:去年直到12月仍有35000亿在账上。有一些是因为财政结算制度,到了12月31日,实际有些工作已完成,但账还没有结。但确实在35000亿里还有18000亿根本没有任何项目,说明年初的预算没编到位,很多是代编预算。没有项目,到年底仍然没有落实下来。

这都不应该了,财政这么紧张,总预算15万亿里到年底还有18000亿没项目,这就是导致年底突击花钱最主要的原因。到年底要结算,但还有很多没有项目,他又想花出去,生怕不花就被收回去了,这个问题在2014年预算执行情况里仍然存在。

新京报:怎么能改变这种年底突击花钱现象?

尹中卿:首先要解决过去的超收收入,不能当年使用。前些年政府超收收入每年中央预算都有一万亿,超收收入一出来,当年就赶紧用它。但一般在每年10月、11月才知道今年超收多少,那时再赶紧下命令,赶紧花掉,花掉才是本事。

如今规定超收收入当年不得使用,得列入下年预算稳定调节基金里去,这就解决了一部分钱。第二部分需要将预算编实,按照类、款、项、目,一个萝卜一个坑。第三,新预算法规定了结余基金和结转资金,明确规定结余资金当年没有用完不收回,第二年还可继续用,但到第二年仍没花完,这个资金就变成结转资金,连续两年没有使用,结转资金就要收回。

今年财政有1120亿结转资金收回,但收回的并不是两年的,而是新预算法实施之前,审计署查出的一些中央部门长时间积压在账上的财政资金,最长一笔款有将近40年没有使用。新预算法之后,慢慢的,年终突击花钱就可以解决。

4、谈地方债务

不能让财政风险转为金融风险

新京报:现在地方政府债务是什么情况?

尹中卿:2013年12月,整个省市县乡四级政府的债务达17.8万亿,同时有直接偿还责任的是10.9万亿。2014年约有两万多亿要还,如今逾期未还的债务还有1万多亿。2015年还有两万多亿得还,目前是还债高峰,刚才所说的10万多亿里面,明年还有约1.8万亿要还。

今年预算草案里面,我们看到地方债务从5000亿变成6000亿,一般公共预算增加一千亿地方债券。再一个,我们在专项债券里面,就是政府性基金预算里也增加了一千亿,作为专项债券。两者相加是两千亿债券,但这怎么能够还得了2015年需要还的两万亿呢?

新京报:如何化解地方债务危机呢?

尹中卿:现在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研究,不能让财政风险转化为金融风险。但也不能过分着急,要逐渐按照新的预算法来规范地方政府的新增债务,同时采取有力措施,不断化解已有的存量债务,度过今明两年的还债高峰。

EP报销网站
微信服务账号
EP网上报销软件二维码
版权所有:上海易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www.epexpense.com CopyrightEP网上报销官方网站 2009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00587号